您现在位置:诗道中华杂志社 >> 网站概况 >> 诗歌资讯 >> 浏览文章

艺术创作首要的是恭谨、尊重与坦诚

2021-03-03 15:28:44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被认为是“谐星”的演员贾玲,以创作演出小品为主,近年来一直活跃在喜剧舞台上并广受欢迎。忽一“触电”并初执导筒,便拿出了几十亿票房的作品《你好,李焕英》,在辛丑年春节档,已经成为一个现象级话题。

这部电影是贾玲参与编剧并自导自演的,内容是一部以自己母亲为原型的追忆式的亲情还原或纪念故事。情节不复杂、制作不繁杂,没有炫目的画面,也没有炫技的打斗或刺激场面,应该说就是一部平平常常的故事片,似乎缺少了一些通行的博眼球技法。但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票房冲上40多亿,且有继续攀升的趋势?而且从观影人群来看,也几乎涵盖了各个年龄层。那么,究竟是什么因素,让这部影片取得如此成功?

首先是创作态度。态度决定一切,只有端正了态度才可能有成功。什么是态度?态度是人们在自身道德观和价值观基础上对事物的评价和行为倾向。对于一个团队创作态度的认识,可以从其自身表述或相关资料知其一二,但更多的了解则来自于看过作品之后的感知。观影后,我们感受到的创作态度大致有几个关键词:恭谨、尊重、坦诚。

先说“恭谨”。恭敬谨慎,是对待艺术创作最根本的态度。且不从哲学角度论述这个问题,只说从古到今中国文学的创作态度,就有“敬畏字纸”“落笔千钧”“推敲琢磨”等经典传统,这一传统,应该被一直传承和发扬。对待艺术创作,本就应该是敬畏在先、恭敬在先并谨慎从事,而绝非一般意义的“搞艺术”或“玩艺术”,这也是艺术态度的高线和底线。对待这样一个普通平凡的题材,编、导、演都极尽认真,恭谨面对。无论是编剧的真实合理符合逻辑、导演对艺术规律的尊重、演员的投入表演,以及剧中服化道对时代的还原等,都恭恭敬敬、规规矩矩、认认真真。这种恭谨的态度,势必要付出更多的精力财力,在艺术商品的生产上势必加大成本,但这种态度也是艺术作品高质量的不二前提。

再说“尊重”。这里的“尊重”,更多说的是对受众的尊重。作为艺术创作,惟一的目的就是交给受众去审美,这本来是天然的。但是,有的艺术创作者以高人一等的专家姿态自居,轻视受众的审美能力,一旦有了这样的态度,那在艺术创作之中一定会先入为主或自说自话,自大轻狂。殊不知高手在民间、艺术在基层,任何不尊重受众的艺术必然是短命的。《你好,李焕英》的创作,充分秉持“尊重”态度,有这样的态度在先,“后知后觉”的观众也充分感知到尊重,这就难能可贵。比如剧中的情节延展、感情处理、语言对话等,都很客观、接地气。往深里探究,这实际上是创作者平民意识的充分显现,创作者牢记自己来自民间、自己就是百姓,认真展现人事、说人话,唯其如此,才能让观众感受到尊重与亲切,进而接纳艺术作品。

三说“坦诚”。坦诚是态度的组成部分之一,也可以看作是在“恭谨”“尊重”基础上的延展。坦率与诚恳,在艺术创作中,首先就避免了扭捏、做作甚至虚伪。影片的剧情设置、人物塑造、故事展开等,都力求坦率诚恳。

这样的态度为影片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说完态度,再说说这部作品的喜剧正演。喜剧是戏剧的一种类型,一般以夸张的手法、巧妙的结构、诙谐的台词及对喜剧性格的刻画,从而引人对丑的、滑稽的予以嘲笑,对美好的人生与理想予以肯定。从艺术的基本要求来说,喜剧的艺术特征是“寓庄于谐”,“庄”是指喜剧主题所体现的深刻社会内容;“谐”则指主题思想所赖以表现的形式是诙谐可笑的。在喜剧中,“庄”与“谐”是处于辩证统一的状态。但该片所采用的“寓谐于庄”,更多论及的是喜剧的表演状态,与喜剧总体要求并不相悖。具体说来,影片的喜剧演绎、或者说导演调度和演员表演风格是“寓谐于庄”。全片一直是按“正剧”的路子演绎的。正是态度端正且具有较深专业艺术造诣的正向演绎,从而呈现出喜剧效果,达到了深情的正剧效应。所以说,“喜剧正演”也是影片成功的一个原因。

当然,如果说还有另外一点的话,那就是对“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真情呼唤了。影片通过展示对亲情回报的遗憾,进而引发许多人共鸣,进一步呼唤人们珍惜当下、及时尽孝。就在该片播放之际,就有许多观众做了平常被忽略的事情,比如西安一位观众,看完电影后,当即驱车千里,带着自己的妈妈去山东看望姥姥,圆了母亲想见娘的愿望,及时行孝、不留遗憾。这种亲情的呼唤,也是该剧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了好的创作态度、好的戏剧演绎、好的情感呼唤,这样的电影想不叫座都难。



0
关键字:
上一篇: 张新颖诗集《三行集》:为什么写诗能带来礼物?
下一篇:《星星·诗歌原创》2021年03期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