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诗道中华杂志社 >> 诗学前沿 >> 浏览文章

当代诗坛的追日夸父——著名诗评家谭五昌先生印象记

2021-04-02 08:32:37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a94d665451ceed68adf2cb71730eb170.jpg

2020年3月底我为谭五昌先生写过一篇文章《拥抱诗歌与太阳的人---著名诗评家谭五昌先生印象记》,此文最先在中诗网发表,短短一段时间就达到四十余万阅读点击量,随后又在《中国文艺家》(2020年第12期)发表,在诗坛引起强烈关注与反响。作为文章的作者和诗坛晚辈,我本人也跟着谭先生着实火了一把,哈哈。但那篇文章因为篇幅及主题的限制,更多是写关于谭五昌先生的诗歌评论和学术性的理论研究,对谭五昌先生的个人生平与工作状态少有提及。熟悉谭五昌先生的朋友和读者都知道他是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但他今日事业成功的背后艰辛的奋斗历程,包括他怎样为诗歌事业投入所有精力、心血与热情的精神状态却鲜为人知。故此文重点想为读者简要讲述一下日常生活与工作状态中的谭五昌先生是怎样一种状态与精神面目,看看他为追求诗歌事业与文学理想付出了多少心血,因为这些我都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长期积压在内心,因此我非常想与朋友们分享这些内容。
       谭五昌先生出生在江西井冈山区永新县一个偏远的山村,家中兄弟甚多,母亲在他5岁时便因病瘫痪在床,这对本已贫寒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更对年幼的他带来心灵上的创伤,生活上没有了母亲的呵护和照顾,童年时代的谭五昌经常吃不饱穿不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小年纪的他早早扛起了家庭的重担,当别的小伙伴玩耍的时候,他却要去山里捡牛粪、打柴、打稻谷、下农田,成了井冈山下的放牛娃。但他并不甘心一辈子呆在大山里,可现实又很无奈,当到了上学年龄,他看着别的小伙伴每天背着书包上学放学,他除了羡慕没任何办法,后来学校知道了他的情况,便为他免去学费让他上学,从踏进校门那天起他就在幼小的心里暗暗下决心,要立志读书来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在学校期间,他成绩优异,每天如饥似渴的畅游在知识海洋里,在书中他渐渐懂得了怎样去赞美星辰与河流,看到太阳就燃起对生活的希望,看到绵绵群山就对山外世界产生无限的向往,也就在那时,一颗诗歌的种子开始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对诗歌也产生了太阳般的热情。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贫穷,谭五昌选择了考中专,之后被永新师范学校录取。进入新的环境,年少的他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每天都把课余时间利用起来学习,当同学们都睡了,他还点上蜡烛通宵达旦的读诗、写作,完全沉浸在诗歌与文学的世界里。中专毕业后,谭五昌已经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文人,之后被分配到一所小学当老师,开始了教书育人的生涯,这是他从学生到老师身份的转变。但他时刻记得自己的梦想,一刻也不敢放松,当别的同事打麻将时,他却自己坐在宿舍里进行文学作品的阅读与评论,为此他甚至把一两千页的文学知识字典背下来了。每天早晨,他看着太阳从东方升起,他在内心张开双臂,拥抱着他心目中的太阳,他渴望突破大山去外面实现自己的诗歌理想与文学抱负。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北京大学中文系的硕士生,继而又考上了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博士生,在当地成为了励志榜样的传奇人物。
       在北大求学期间,谭五昌先生选择了诗歌评论的道路,随着对诗歌的深入系统化的学习了解,他渐渐意识到诗歌评论的重要性,他感悟到,无论多么优秀的诗人与作家,最后都是由优秀的评论家们的到位评论才得以进入文学史的。而谭五昌先生的硕士论文就是关于天才诗人海子诗歌研究的《海子论》,从此他真正走上了诗评家之路。以《海子论》为发端,随着一篇篇优秀诗歌评论的发表,他也成为被人认可的青年诗评家,慢慢奠定了他在诗歌评论界的地位,而他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直到享誉海内外。
工作之后,谭五昌先生他开始应邀去各所高校做诗歌专题的学术讲座,其中吉首大学胡建文老师曾邀请他做过一个励志讲座《我的追梦之旅:从小学教师到北大博士》。在这个介绍自己奋斗经历的讲座,谭五昌先生有感而发,然后写下了一首精神自传性的诗歌《我的自画像》:
 
我怀抱十个太阳
从苦难而多情的土地
腾空而起
九轮太阳先后被命运
黑色的利箭一一射落
最后只剩下一轮鲜红的太阳
守护信仰的天空
永不陨落
 
       这是一首多么令人荡气回肠、充满坚忍不拔力量的信仰诗篇,在这首诗中,一位拥抱太阳的理想主义者的形象鲜活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我把谭五昌先生联想成当代诗坛的追日夸父。
       从北大博士毕业到北师大任教,谭五昌先生除了认真教学以外,他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诗歌事业和诗歌工作上。目前他的诗歌理论与批评著作出了七八本,其中《在北师大课堂讲诗》五卷本就花了他五年的时间整理与修改。2017年国庆节,他应朋友之邀去丽江度假,但他无心在名山大川中游玩,最后在一个靠近山水、环境优美的旅馆中开始对五卷本做文字修改工作,每天凌晨5点起床直到深夜都在修改润色,整个假期都在工状态作,最后他在丽江旅馆里“度”完了国庆假期回北京了。2013年至2020年期间,他每年都写一篇两万字左右的年度综论文章对全国诗人的创作进行个人性的总结,经常写通宵,有时写到上午9:30才罢休,实在太累了就趴电脑桌上睡一觉,这样的写作状态对他而言是习以为常。另外,谭五昌先生还有另一个耗费心血的编书工作,其中有在诗歌界影响力甚广的学术性年度选本《中国新诗排行榜》、《国际汉语诗歌》等,他主编的各种诗歌选本也成为一种诗歌品牌,在海内外诗坛得到广泛认可和好评,很多诗人都以入选他的选本为荣。他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有一次,大概是2013年的七八月份,他为了早日编成《国际汉语诗歌》第一卷,连续四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为的是希望赶上著名诗人屠岸先生当年11月份的90大寿,好把这本诗集作为贺寿礼物,给屠岸先生一个惊喜。他常常是第二天有课还忙到凌晨,换了别人,身体肯定受不了。尽管谭五昌先生也疲惫不堪,可他一上讲台就忘记了疲劳,精神抖擞,充满激情,投入生命的在讲解诗歌。我本人总觉得谭五昌先生的形象非常像逐日的夸父,著名女诗人潇潇曾在一个公开场合表扬说谭五昌先生是中国当代诗坛上最有激情的批评家。是啊,谭五昌先生多年如一日为诗歌事业无私的奉献,这在当代诗歌界很难找到。谭五昌先生像一根蜡烛燃烧着自己,他一直在拥抱诗歌的太阳,以忘我的热情投入到诗歌事业中去,令我十分感动,因此提笔写出此文。最后,我唯祝福谭五昌先生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能继续为诗歌事业健康工作50年。
 
       2021年4月1日写于 中央美术学院

 

0
关键字:
上一篇: 访美国华裔诗人施家彰:“深邃的诗歌能将读者一遍又一遍地拉回来”
下一篇:首届徐玉诺诗歌国际学术研讨会录音整理(北大下午场)

网友评论